首页 > 旅游 > 异域风情 > 正文

专访|陈伟霆:纠结差评的时候,已经过去了

文章来源:
字体:
发布时间:2018-09-27 16:27:38

 电视剧《橙红年代》正在热播,一向是“霸道总裁”专业户的陈伟霆,这次演了个底层逆袭的英雄“刘子光”,留着邋遢的胡子,是一位黑壮土帅的钢铁直男。问到为什么片方会找他演这个角色,陈伟霆一耸肩,表示:“可能这部戏里打戏多,他们看我拍打戏很拼咯!”然后见缝插针“吐槽”两句:“大家都觉得我能打,动不动就问我,这个能不能跳下来再怎么怎么,那个能不能摔下去再如何如何……哇,当我超人哦。”

 

而对于为何接下了这个接地气的角色,陈伟霆说起自己平时关注的社会新闻里,曾经看到一起恶性伤人事件,警察来了时,受害者已经去世了。“我在想,如果当时有人能站出来,如果我们几个男人上去把那个人拉住,说不定这个意外就不会发生。刘子光的性格,就是会勇于站出来阻止的人。”在陈伟霆看来,其实每个人心中都期待“刘子光”这样的人存在,“我觉得,这是我们现在社会很需要的”。

 

陈伟霆对这个角色,确实十分重视。他了解了原著小说里刘子光的形象,从剧本入手,去归纳刘子光的特点。在他看来,刘子光最关键的一个点是“抗击打能力强”:身体素质好,性格坚韧,所以抗击打能力强;抗击打能力强,所以特别能打,也因此“骨头硬”、“不认输”。这一个特点,便构筑起人物外形和性格的多个特征,也成了陈伟霆可以围绕其进行设计的关键。而人物身上最接地气的言行举止,则是毫无类似生活经历和见闻的“香港仔”陈伟霆塑造这个人物的难点。陈伟霆一有空就跑去北京三里屯,观察路人们的姿态,“我只观察路上四十多岁的男人,不看年轻人”,在他看来,刘子光的性格会更接近中年人,言行成熟,不太在意外表。在拍摄中,陈伟霆也常常跟导演和其他演员求教,希望他们能帮助他演得更“接地气”。

 

“所以觉得以前拍的戏都不大接地气?”

 

“完全不接地气哦,偶像光环很大的。”陈伟霆倒也很坦诚。他说道,这几年有正剧、谍战剧找来,“看了自己也觉得,我去演有难度吧?”但一段时间里找他的都是“霸道总裁”,“自己也觉得有问题,为什么来找我的都是这样的?”《橙红年代》对他来说,是个挑战,如何把一个平民英雄接地气的感觉演出来,成了他反复琢磨的事儿。陈伟霆表示,剧里的“老戏骨”李建义、刘奕君两位,给了他很大的帮助,“他们给了我一个现实主义创作的氛围。”

 

李建义和陈伟霆

 

尤其李建义老师,跟陈伟霆文戏颇多,“跟李老师演戏会明显觉得被他拉下来落在地上”。他说起有一场戏,是和李一同坐着惬意地咂着白酒,吃着下酒的小菜,“哇,我都觉得,陈伟霆来演这个,怎么有说服力啊。”他吐槽起自己也是毫不留情。“但李老师他的表演,真的可以说服我,我十几二十年来就是这样生活的。”。

 

自《古剑奇谭》中的“大师兄”一角后,香港出道的陈伟霆在内地走红,也曾连轴转不睡觉地工作宣传,对于突如其来的粉丝和工作,他十分珍惜,但对于同样突如其来的质疑、差评甚至谩骂,他也很花了些时间去接纳和反思。在内地发展这些年,他努力融入这里的工作生活节奏,一开始不习惯饮食,顿顿茶餐厅,吃得“顶不住了”,也会开始尝试吃辣,最近普通话更是突飞猛进,采访中说起“飘了”“懵圈”之类的词,也地道得飞起。他可以毫无偶像包袱地面对媒体们,张嘴就来,直率得一旁的经纪人都屡次欲言又止。

 

问到和马思纯对戏会不会有压力,他说:“当然有压力啦,人家拿奖嘛,我什么奖都没有。”

 

问到觉得自己演得如何?他翻个白眼:“我说我演得好,但结果你们看了说,陈伟霆演得一般哦,那我还怎么相信自己?”

 

超级实诚的对话,倒是赢得了在场媒体的一片笑声。

 

他说,现在的自己,已经很了解自己,也很清楚自己想要什么,更能很好地去面对挫败和别人的评价,有了一套和自己融洽相处的方式。关于工作和生活,他都践行“活在当下”:“活在当下是享受当下的乐趣,而不是活在当下的烦恼中,看远一点,想想未来会解决这些烦恼,就会开心了。”

 

【对话】

 

澎湃新闻:怎么去找到对刘子光这个角色的认同感,还有那种接地气的感觉?

 

陈伟霆:我第一步是,先在北京的大街上观察路过的普通人,看他们穿衣打扮走路的感觉。然后拿这个感觉,去把自己的形象搞得像一点,就是让自己看镜子的时候,相信这是我心目中的刘子光。我觉得能否让我自己相信,是很重要的一关。然后过了这一阶段之后,就开始去想这个角色的行为方式,应该是什么样的?因为每个人,哪怕只是喝杯水的反应都不一样的。我就会去想,刘子光他喝水是怎么喝的,说话他会怎么反应,他走路是怎么走的,先从这些直接的反应入手。 

 

澎湃新闻:刚提到去观察北京路上的人,有没有感觉比较像刘子光的,能不能有个总结?

 

陈伟霆:就是找那种直男的感觉,而且我看都是看40多岁以上,年轻人我不看。

 

澎湃新闻:为什么?

 

陈伟霆:因为刘子光我觉得他这个设定,虽然他不是40多岁,但我希望他可以成熟一点,然后穿着上没那么时尚,随意一点。

 

“刘子光”

 
澎湃新闻:你刚说,你现在比较清楚自己想要什么,聊聊现在工作生活中的一些目标和方向?

 

陈伟霆:其实要说方向是挺难的。为什么?这个市场变得太快,今年说我想要接地气,但可能明年就没有接地气的戏了。明年我说想要拍古装,但可能突然间古装戏都没了,全都是时装戏。所以我不会要求自己说,我要刻意去往哪个类型,哪个方向去走。但我自己觉得,我希望享受生活,还有演戏的过程。因为我觉得你自己人没有准备好,你往那个方向奔也没用。我永远觉得,不能刻意去往我要得到什么什么去走,终极的目标应该要有,但你得享受自己的生活和工作。活在当下是享受当下的乐趣,而不是活在当下的烦恼中,喜欢的剧本拍好一点,手头的工作处理好一点,我觉得够了。

 

澎湃新闻: 在《古剑奇谭》这部剧之后,你觉得这几年自己最大的一个成长或者说变化是什么?

 

陈伟霆:变老了,真的。以前可以很拼,就是宣传可以一直跑,就可以不睡觉。现在就不行了,就跑几个点,就觉得累了那种感觉。而且觉得没有很多生活,我觉得演员还是要生活的。可能之前的工作密度很大,不是说之前的方式是错,因为之前得累积一些人气或者是作品,给大家看,不能停下来。但到现在,我觉得可能认识陈伟霆的人有一定的数量了。现在开始慢慢觉得,如果我要成长的话,需要有自己的视角,要去生活,去看看这个世界。

 

澎湃新闻:你说以前看到一些差评和攻击,你会怀疑自己,甚至怀疑人生。那看到这些的时候,你是怎么去消化它,或者说是怎么想的?

 

陈伟霆:这种东西很多,比如你说一他报道可以说二,有的时候,无论怎么努力,好像出来的效果也是负面,就做什么都是错的那种感觉。现在挺好的,现在是,当然我知道肯定有人不喜欢我。但我觉得都过去了,“过去了“的意思是说,我会纠结这些东西的时候过去了。

 

澎湃新闻: 如果要向你特别想合作的导演推荐自己,那你觉得在同年龄段的演员里面,你的优势是什么?

 

陈伟霆:老实说,我觉得人真的不能跟人去比,没法比。 首先,成就不应该跟人家比,你应该跟自己比,因为有没有进步是你自己知道。万一你跟一个根本不在同一个段位的人比,你跟他比,你以为自己赢了,其实你在降低自己的段位。你跟一些段位很高的比,你比不过人家,你又打击了自己。那为什么要比呢? 就是只能自己不停升level,觉得自己有什么不足的,性格有什么不好,去改;犯错了,下一次不要再犯,这是应该去做的事情。

 

澎湃新闻:你刚刚说的不跟别人去比,是你从小就这么想,还是这几年越来越这么觉得了?我觉得你年纪比较小的时候,是一个特别想要证明自己的小孩,这一点现在有变化吗?

 

陈伟霆:证明自己是一回事,跟人家比又是另外一回事,我现在还是想要证明自己,每个人都在努力的证明自己存在的价值。但我是真的从小到大很不喜欢比。

 

澎湃新闻:那如果你想证明自己,但别人还是觉得不够好,你会觉得挫败吗?还是觉得无所谓,我完成了这件事情就好?

 

陈伟霆: 挫败感肯定有,就没有厉害到完全没有挫败感的程度,就只能调节自己,就是你如何控制自己心里的状态。所以最终也是看自己对自己的了解,你对自己了解不够深的话,你很容易被人打垮。而且你不够了解自己的话,人家夸你,很容易你就飘了。

 

澎湃新闻:前面你说到,正剧的本子到你手上,你也会考虑好像不是很适合自己。那你应该是对你适合什么角色,想演什么角色,心里是有数的。能不能讲一下你挑选角色或者剧本的标准?

 

陈伟霆:首先我不会硬来。就这个瞬间我觉得这个角色不适合我,我不会硬说服自己:这个戏投资有多大,有多少利益,或者是平台什么样。我觉得自己未必能演好,我就肯定不会接。至于我去演什么角色自己觉得比较好?老实说,我都是在一个试探的阶段,有时候我觉得自己也会变得挺快的,就可能明年的我跟今年的我又不一样,我不知道自己能领悟到什么新东西,所以当下挺重要的。我接《橙红年代》的时候,我就觉得我必须得试一下,我要做。那可能现在我就没有这个勇气了。

 

澎湃新闻:你的粉丝会把你当做他们的榜样,你最希望他们学你的什么?最不希望他们学什么?

 

陈伟霆:我觉得,可以学我的那种乐观吧,比较正能量的一种心态,如果是非常了解我的粉丝,他们会知道我遇过什么事情,被骂过什么,但我一直是觉得,只要你不死,总有一天你会翻身,能拿到自己想要的成功,这是我希望他们能在我身上看到的东西。但我又不希望他们太坚强,因为我大部分粉丝都是女生, 希望女生们也不要太逞强,不然好累的,还是可以找一个能保护你的人。

清莱新闻(qunden.cn)

条留言  

给我留言